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學術研究

首頁 > 學術研究 > 正文

寧夏隆德縣沙塘北塬遺址2015年發掘簡報
發布時間:2020-04-28 09:30:22   點擊:

寧夏隆德縣沙塘北塬遺址2015年發掘簡報

寧夏文物考古研究所 吉林大學邊疆考古研究中心

  關鍵詞:寧夏隆德縣 沙塘北塬遺址 齊家文化 客省莊二期文化 

  KEYWORDS: Longde County, Ningxia Beiyuan Site in Shatang Town QijiaCultureKexingzhuang Phase Ⅱ CulturesABSTRACT: In 2015, Ningxia Institute of Cultural Relics and Archaeology and other institutions excavated 12 house foundations, 150 ash pits, one burial and three kilns of the Neolithic Age at the Beiyuan Site in Shatang Town. The unearthed pottery wares were mainly jars, vats, basins, bowls, bo -bowls, jia -wine vessels, zun -wine vessels, dou -stemmed bowls, small cups, vessel lids, spindle whorls, pottery paddles, as well as stone knives, arrowheads, axes, etc. On the whole, the cultural properties of these remains and artifacts are similar to that of the early Qijia Culture represented by Phase Ⅶ of the Shizhao Village Site in Tianshui, but also have cultural elements of the Kexingzhuang Phase Ⅱ Culture in Guanzhong region, which are significantly meaningful for the researches on the origins and development of the Qijia Culture.

  沙塘北塬遺址位于寧夏回族自治區隆德縣沙塘鎮北側的渝河二級臺地上,312國道和青蘭高速分別在遺址的南北兩側穿行(圖一)。1984年寧夏第一次文物普查、全國第二次文物普查時發現該遺址,1988年被隆德縣政府公布為縣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10年被寧夏回族自治區政府公布為區級文物保護單位。2013年曾對該遺址進行過鉆探和發掘。經鉆探發現遺址面積約3.5萬平方米,分布在沙塘村北的一整塊塬地上,東西兩側被沖溝和村路隔斷,南側一直延伸到村邊,北側到田路為止。根據鉆探情況對其進行了發掘,為便于工作,采用象限法布方,所有探方均在Ⅲ區內,發掘面積400平方米[1]。

  2015年,對北塬遺址進行了再次發掘。為保持發掘的連續性和完整性,本年度發掘的探方與遺跡編號延續2013年。本次發掘面積856平方米。共布5米×5米的探方32個,分布在Ⅱ、Ⅲ區內,另根據實際情況布方1個、擴方3處(圖二)。清理出房址12座、灰坑150個、墓葬1座、窯址3座和灰溝1條(圖三;圖四),出土數量較多的罐、盆、甕、斝、器蓋、拍等陶器,還有石鏃、刀、錛及骨錐、骨針、玉錛等遺物。除灰溝為現代灰溝,其他遺跡均屬新石器時代。

  一、地層堆積

  本年度發掘區的地勢整體較為平坦,北部較南部略高,地層堆積較為簡單。發掘區地層統一編號,第3、4層分布不連續,僅在局部地點存在;其他區域因后期人為活動破壞,多僅余第1、2層,F以ⅡT1201、ⅡT1202南壁剖面為例介紹如下(圖五)。

  第1層:耕土層;液稚圪|黏土,土質疏松,包含植物根莖、炭粒等,厚約0.1~0.2米。出土有新石器時代的陶片、石塊和近代瓦片等。

  第2層:擾土層;尹S色粉質黏土,土質較硬,包含植物根莖、炭粒等,厚約0.05~0.2米。出土有瓷片、鐵釘以及新石器時代的陶片、石塊等,F代灰溝G2疊壓于該層下。

  第3層:近現代文化層,鼠洞干擾較嚴重。棕褐色粉質黏土,土質疏松,包含植物根莖等,厚0.05~0.35米。出土有陶片、瓷片、石塊等。H208疊壓于該層下。

  第4層:新石器時代文化層,全方分布,鼠洞干擾較嚴重。棕黃色粉質黏土,土質較疏松,包含有植物根莖、炭粒等,厚0.1~0.55米。出土有陶片、石塊、動物骨骼等。H211、

  H218、H225疊壓于該層下。

  二、遺跡

  本次發掘的遺跡現象較為豐富,共清理出新石器時代房址12座、灰坑150個、墓葬1座和窯址3座。遺跡大多疊壓于第3層、第4層下,少量遺跡疊壓于第2層下,打破第4層或生土。根據出土遺物判斷,遺跡年代應為齊家文化時期。

  (一)房址

  共12座(F8~19),均屬齊家文化時期。其中F19部分進行了清理,F17僅在探方壁上部分露出。除F14、F19為窯洞式房址外,余皆為半地穴式。平面基本呈方形或圓形,部分房址內有圓形灶坑。多數房址內鋪抹有白灰皮,墻體上亦有殘留。門道基本為南向稍偏西,僅F9門道為西向。

  F14 位于ⅡT1101西部和ⅢT1101東部,部分延伸至ⅡT1201北隔梁下。疊壓于第4層下,打破生土。窯洞式房址,頂部已坍塌。殘存部分似一袋狀坑,口徑2.64、底徑3.44、殘深1.95米。距底面高0.56米有一斜坡向上的拱形門道,拱頂已不存,門道寬0.84米。在房址東南側有一窖穴,部分直接掏挖在房址墻壁上,深入居室地面以下0.54米,口徑1.3~1.76、底徑1.5~1.8、深1.25米。房址內未見白灰皮、柱洞、灶坑等遺跡現象,在門道處發現有踩踏跡象(圖六;圖七)。

  F11 位于ⅢT0904、ⅢT0905、ⅢT1004、ⅢT1005內。疊壓于第3層下,打破生土。半地穴式房址。平面近圓角凸字形,長3.2~3.75、寬2.2~2.9、墻壁殘高約0.5米。在房址的中部偏北有一直徑約1米的圓形灶坑,灶坑邊緣鋪抹有白灰皮,厚約0.1米。門道位于南部,稍偏西,長約0.3、寬約0.88米,門前有踩踏硬面。房址居住面上涂有白灰皮,厚0.5~2厘米,其下有一層厚約1~1.5厘米的草拌泥層。居住面下有5層墊土。第1層為黃色墊土硬面層,厚約0.06~0.1米;第2層為夾雜褐色土塊的黃色土,厚0.06~0.14米;第3層為灰黑色土,厚0.1~0.12米;第4層為黃色土,厚0.15~0.22米;第5層為黑色斑塊土,厚0.16~0.2米(圖八;圖九)。

  (二)灰坑

  共150個,多為圓形或橢圓形袋狀坑,也有圓形圜底和口部不規則的灰坑。部分坑壁殘存豎向的工具痕跡,長0.16~0.3、寬0.07~0.12、深0.01~0.02米。

  H96 位于ⅢT1102北部中央,且有三分之一延伸至北隔梁下。疊壓于第3層下,打破第4層和生土。平面為橢圓形,剖面呈梯形,口小底大,平底,口長徑1.58、短徑1.34米,底長徑2、短徑1.76米,坑深1.06~1.12米?颖诿黠@,未發現工具痕跡。據土質、土色及包含物,可將坑內堆積分為三層。第1層為灰黑色土,土質疏松,夾雜炭屑、紅燒土顆粒等,厚約0.32~0.42米;出土有陶片、獸骨等。第2層為深黑色土,土質疏松,厚0.38~0.53米;出土有極少量的陶片。第3層為黃褐色土,土質疏松,夾雜有炭屑和硬土塊等,厚0.06~0.4米;出土有少量陶片、石塊等(圖一○;圖一一)。

  H179 位于ⅢT1006東南角,部分延伸至ⅢT1106東北角。疊壓于第3層下,打破第4 層 。 平面呈圓角長方形,口長1.8、寬1.5米,底長2、寬1.8米,坑深1.16米?悠拭娉蚀鼱,斜壁略有弧曲,未發現工具痕跡。據土質、土色及包含物,可將坑內堆積分為三層。第1層為紅褐色土,呈坡狀,土質致密,夾雜黃土斑塊,厚約0.46~1米;出土有陶片、石塊、獸骨等。第2層為黃色土,呈坡狀,土質較致密,內含硬土塊,厚約0.06~0.36米;出土有少量的陶片、石塊、獸骨等。第3層為灰褐色土,呈坡狀,土質較致密,最厚約0.38米;出土有少量的陶片、石塊、獸骨等(圖一二)。

  H104 位于ⅢT1203中部。疊壓于第3層下,打破生土?诓亢偷撞拷鼒A形,口徑1.4、底徑1米。壁面稍傾斜,呈坡狀,深約0.34米?拥纵^平,有較多紅燒土孔道;紅燒土自坑底向下厚約0.32米,其中坑底北側和北壁紅燒土較厚,南側紅燒土較薄(圖一三)。

 

 (三)墓葬

  僅1座(M1)。位于ⅡT1202東南部,部分延伸至東隔梁下。疊壓于第3層下,打破第4層。豎穴土坑墓,現存墓口距地表約0.5米。平面呈長方形,長約2.38、寬0.66~0.82、墓深0.85~0.95米。墓底較平,未發現其他相關遺跡現象。墓底有人骨一具,仰身直肢。人骨保存較好,除肋骨、手指骨與腳趾骨有部分缺失外,其余骨骼基本完整。頭朝西,面向南,雙手置于腹部。未見隨葬品(圖一四;圖一五)。

 

 (四)窯址

  共3座。形制相同,均為豎穴式升焰窯。

  Y1 位于ⅢT1006東北部,部分延伸至東隔梁下。疊壓于第4層下,打破生土。Y1在生土中挖成,大體呈東西向分布。由窯室、操作間以及壁龕組成,總長約3.25米。窯室位于操作間西部,窯頂已倒塌。窯室平面近圓形,直徑約1.2~1.34米。上部窯室不存,僅見火道、火膛、火門;鸬烙袃蓷l,呈“Y”形,中間有隔梁隔開,以北火道為例,寬約0.34、進深約0.4、高約0.34米;鹛盼挥诟G室中部,平面呈橢圓形,長徑約0.63、短徑約0.46米;痖T向東,現存立面呈矩形,寬約0.42、進深約0.14、殘高約0.2米。窯室燒土面厚約4~8厘米。操作間位于窯室東部,為一橢圓形袋狀坑,口長徑約1.86、短徑約1.71米,底長徑約2、短徑約1.77米。操作間西南側有一半圓形壁龕,寬約0.6、進深約0.32米,用途不明(圖一六;圖一七)。

  三、出土遺物

  遺址內出土遺物多為陶器,石器和骨器也較多,玉器和蚌器較少,F簡要介紹如下。

  (一)陶器

  發掘出土陶片較多,除可復原器物外,以夾砂陶片較多,泥質陶片稍少。陶質以夾砂紅陶為主,夾砂灰陶次之,泥質紅陶稍少,另有少量泥質灰陶和極少量的泥質黑陶、白陶。器表多為素面,紋飾有麻點紋、籃紋、繩紋、附加堆紋,以及少量的刻劃紋和戳印紋。彩陶殘片極少,均為紅陶黑彩。器類以罐為主,盆次之,另有少量的甕、缽、壺、斝、尊等,以及器蓋、刀、拍等。以下挑選部分典型器罐可復原者較多,占可復原器物的大部分。根據口部、腹部、耳部的形態,可分為小口罐、大口罐、單耳罐、雙耳罐、三耳罐、帶鋬罐、鸮面罐等,以小口罐為主,單耳罐次之,大口罐再次之,雙耳罐較少,其余罐類均極少。

  小口罐 罐的底部和器身分開制作后粘結在一起,其中夾砂罐的腹部和底部相連處痕跡較明顯,泥質紅陶罐的粘結處不明顯。據口沿下有無附加堆紋,可分二型。

  A型:口沿下無附加堆紋,多為素面或飾斜籃紋。多為夾砂紅陶,泥質陶較少?谘匚⒊,束頸或直頸,圓腹,平底。H156③︰12,泥質紅陶。頸部及上腹素面,下腹飾橫向籃紋?趶8.4、底徑6.6、高12.4厘米(圖一八,23)。H206③︰1,夾砂紅陶?谘丶邦i部素面,腹部和底部飾麻點紋。器身有煙炱痕跡?趶13.2、底徑8.8、高24.4厘米(圖一八,16)。H211︰4,夾砂紅陶。平底稍內凹。頸部素面,腹部飾豎向繩紋,底部飾壓印方格紋。器身有煙炱痕跡?趶12、底徑7.8、高13.8厘米(圖一八,24;圖一九)。ⅡT0908⑤︰3,夾砂紅陶?谘丶邦i上部素面,頸下部飾斜向籃紋,器身飾麻點紋,底部飾橫向籃紋。器身有煙炱痕跡?趶15.6、底徑11.2、高24厘米(圖一八,1;圖二○)。H237①︰1,夾砂紅陶。平底稍內凹。頸部有豎向刮劃痕跡,器身飾麻點紋。器身有煙炱痕跡?趶14.2、底徑9.2、高20厘米(圖一八,11;圖二一)。H101②︰5,夾砂紅陶。平底稍內凹。頸部素面,頸腹相連處有三個附加泥餅,器身飾麻點紋。器身有煙炱痕跡?趶9.4、底徑6、高11.2厘米(圖一八,9)。

  B型:沿下飾一周附加堆紋。H197③︰1,夾砂紅陶。侈口,方唇,束頸,圓腹,平底。頸部飾橫向籃紋,腹部飾麻點紋,下腹近底部飾橫向籃紋。器身有煙炱痕跡?趶19.2、底徑12.4、高32厘米(圖一八,2)。H244①︰4,夾砂紅陶。侈口,圓唇,束頸,圓腹,平底。頸部素面,器身飾豎向交錯繩紋,底部飾壓印方格紋。器身有煙炱痕跡?趶15、底徑8.2、高22厘米(圖一八,17)。

  大口罐 數量較少,無可復原器。多為泥質陶。敞口近喇叭狀,束頸或高領。H116③︰2,泥質紅陶。圓唇,平沿,高領。領部飾斜向籃紋?趶19、殘高10厘米(圖一八,18)。

  H238①︰5,泥質紅陶。方唇,斜沿,高領。素面?趶14、殘高10.2厘米(圖一八,13)。

  三耳罐 H154①︰2,泥質紅褐陶。侈口,圓唇,束頸,腹微鼓,平底?谘睾透共恐g有三個橋形耳。素面。器身有煙炱痕跡?趶9、底徑4、高8.4厘米(圖一八,4)。

  雙耳罐 侈口,圓唇,束頸。沿下和腹部之間有一對橋形耳。H105⑥︰4,泥質紅陶。腹近折,平底稍內凹。頸部及上腹素面磨光?趶7.8、底徑4.6、高8.6厘米(圖一八,8)。H147①︰1,泥質紅陶。圓腹,平底稍內凹。頸部及器耳有豎向刮抹痕跡,腹部素面磨光,底部飾壓印方格紋?趶8、底徑3.6、高8厘米(圖一八,25;圖二二)。

  單耳罐 多為夾砂陶,泥質陶較少?蓮驮鬏^多,頸側附單耳。根據頸部和腹部的不同,可分五型。A型、B型可看出腹部和底部分別制作后粘結的痕跡。

  A型:高頸,深腹。侈口,圓唇或方唇,圓腹,平底。H186⑫︰2,夾砂紅陶。圓唇,平底稍內凹。腹部飾麻點紋。器身有煙炱痕跡?趶9、底徑7、高9.6厘米(圖一八,5)。 H187②︰2,夾砂紅陶。方唇。頸部飾一周戳印紋,器身飾豎向繩紋,罐底飾交錯繩紋,器耳上貼有附加泥條。器身有煙炱痕跡?趶9.6、底徑6、高12.8厘米(圖一八,19)。H218②︰2,夾砂紅陶。圓唇。頸部及腹部飾斜向籃紋,上腹部有數道刻劃紋。器身有煙炱痕跡?趶9.8、底徑6.8、高12厘米(圖一八,26;圖二三)。 

  B型:高頸,直腹。H156①︰1,夾砂紅陶。整體較厚重。侈口,圓唇,平底。腹部飾麻點紋。器身有煙炱痕跡?趶9、底徑9.2、高12厘米(圖一八,21;圖二四)。

  C型:高領,圓腹。ⅡT0908⑪︰1,泥質紅陶。近直口,圓唇,平底?诓坑袣垞p痕跡。素面,局部磨光?趶10、底徑9.4、高11.8厘米(圖一八,22)。

  D型:高領,扁腹。H183②︰1,泥質紅褐陶。侈口,圓唇,小平底。器身素面磨光?趶9.5、底徑5、高10厘米(圖一八,3)。

  E型:矮領,扁腹。H117︰1,夾砂紅陶。侈口,圓唇,平底稍內凹。上腹飾交錯刻劃紋。器身有煙炱痕跡?趶10、底徑7、高9.2厘米(圖一八,20)。

  帶鋬罐 H110②︰1,夾砂紅陶。斂口,方唇,腹微鼓,平底。上腹有一對小鋬,器身飾麻點紋。器身有煙炱痕跡?趶7、底徑7.4、高11厘米(圖一八,12;圖二五)。

  花邊口沿罐 H217②︰2,夾砂紅陶。已殘。侈口,方唇,束頸?谘靥幱袎河⌒纬傻幕ㄟ,頸部素面,腹部飾麻點紋。器表有煙炱痕跡?趶19.8、殘高8.6厘米(圖一八,15)。

  鸮面罐 已殘,僅存罐身鸮面部分。H130⑤︰2,夾砂紅褐陶。器表有一穿孔,鸮面邊緣有一道附加泥條。器表有煙炱痕跡。殘長8、殘寬4厘米(圖一八,7)。H186⑫︰8,夾砂紅陶。器表有兩個穿孔并見煙炱痕跡。殘長7、殘寬4.4厘米(圖一八,6)。

  白陶罐 數量極少。H216①︰2,泥質陶。僅存單耳。殘長5、殘寬4.2厘米(圖一八,10)。H181︰2,泥質陶。殘存腹部和底部。圓腹,平底稍內凹。上腹殘存刻劃紋。底徑4.8、殘高4厘米(圖一八,14)。

  壺 數量較少。據器身形態不同,可分二型。

  A型:細長頸,圓腹,平底。H206②︰1,泥質紅褐陶?诓恳褮。下腹飾橫向籃紋,余皆素面磨光。器身和底部分別制作后粘結在一起。底徑10.4、殘高26厘米(圖二六,18)。

  B型:束頸,腹部微鼓,下腹斜直,平底。H206②︰4,泥質紅陶?诓恳褮。上腹素面磨光,下腹及底部飾交錯籃紋。器身和底部分別制作后粘結在一起。底徑12.4、殘高37.8厘米(圖二六,2)。

  甕 根據器表有無鋬等,可分二型。

  A型:均有一對鋬,可分三亞型。

  Aa型:H156⑤︰2,夾砂紅陶。子母口內斂,方唇,腹微鼓,上腹有一對泥餅狀鋬,平底稍內凹。腹上部素面,下部飾橫向籃紋、刻劃紋和兩周附加堆紋,底部飾壓印方格紋。該器是先將鋬粘在器身后再進行施紋?趶15、底徑9.4、高14.4厘米(圖二六,16;圖二七)。

  Ab型:H211︰5,夾砂紅陶。斂口,小平沿,圓腹,腹部有一對泥餅狀鋬,平底稍內凹。器身飾交錯繩紋,底部飾交錯壓印紋,鋬素面。該器是在紋飾做好后將鋬粘在器身上?趶12.4、底徑9.2、高13厘米(圖二六,12;圖二八)。

  Ac型:F16︰40,夾砂紅陶。已殘。斂口,方唇,口部有一對小鋬。器表飾麻點紋,鋬上飾戳印紋。該器是在紋飾做好后將鋬粘在器身上?趶18、殘高6厘米(圖二六,11)。

  B型:無鋬。H206③︰3,泥質紅陶。應是B型陶壺口、頸部殘損后修制而成。斂口,鼓腹,下腹斜直,平底。上腹素面,下腹及底部飾交錯籃紋。器底和器身粘結痕跡較明顯。底徑12、高27.5厘米(圖二六,13)。

  盆 在可復原器物中也占據較大的比例。據整體形態不同,可分二型。

  A型:數量較少?滩叟。斂口,方唇,圓腹。H114︰9,夾砂紅陶。已殘。上腹有制作口沿時向腹部折貼形成的痕跡。通體飾豎向和斜向繩紋,內壁飾交錯刻劃紋。器身有煙炱痕跡?趶20.4、殘高12.6厘米(圖二六,17)。

  B型:數量較多。均為泥質紅陶。敞口,斜直腹,平底。據口沿不同,可分三亞型。

  Ba型:圓唇,小平沿。H183③︰1,器身有三個修補形成的箍孔,一個未鉆透。外壁飾斜向籃紋?趶28、底徑11.8、高6.2厘米(圖二六,7)。H206④︰1,外壁飾豎向籃紋?趶32.6、底徑13.8、高10.8厘米(圖二六,9)。

  Bb型:方唇,唇面稍外斜。H186⑫︰1,平底稍內凹。器身有六個修補形成的箍孔,外壁飾橫向籃紋?趶30、底徑11.6、高10厘米(圖二六,8)。H101②︰4,唇上有一周凹槽,外壁飾橫向籃紋?趶20、底徑9.2、高7厘米(圖二六,14)。

  Bc型:H100︰1,圓唇。外壁飾豎向籃紋。器身和底部粘結的痕跡明顯?趶24.5、底徑11、高7.6厘米(圖二六,5)。H154③︰1,方唇。器身有一箍孔,素面?趶27、底徑11.8、高6.8厘米(圖二六,4)。

  尊 數量較少,均殘。H147②︰2,泥質紅陶。侈口,圓唇,小平沿,矮領,圓腹。素面?趶17、殘高9.2厘米(圖二六,15)。F16︰32,泥質紅陶。侈口,圓唇,斜沿較窄,矮領。素面?趶22、殘高5.4厘米(圖二六,19)。

  斝 數量較少。均為夾砂紅陶。斂口內折。H217①︰1,完整。圓唇,近直腹,上腹有一對乳突狀鋬,下接三空足。素面。器身有煙炱痕跡?趶17.6、高20.2厘米(圖二六,1)。H101①︰25,口沿殘片。方唇,唇內有一周凹槽。唇外飾豎向壓印紋?趶20.8、殘高9.6厘米(圖二六,6)。H216①︰3,口沿殘片。圓唇,唇外有四道凹槽?趶13、殘高4.6厘米(圖二六,20)。

  缽 可復原器較少。據口沿及腹部的不同,可分三型。

  A型:斂口,圓腹,平底或底稍內凹。H211①︰2,泥質紅陶。底稍內凹。上腹素面,下腹飾豎向籃紋?趶22.2、底徑17、高8.4厘米(圖二六,10;圖二九)。H160②︰4,夾砂紅陶,整體成形。平底。素面?趶8、底徑3.6、高6.4厘米(圖二六,23)。

  B型:直口,上腹近直,下腹斜直。H125①︰5,泥質灰陶。圓唇,平底。素面?趶12.8、底徑5.6、高3.6厘米(圖二六,22)。

  C型:敞口,斜腹。H240︰10,泥質紅陶。圓唇,平底。器身飾豎向籃紋?趶19、底徑6、高6.6厘米(圖二六,3)。

  豆 無可復原器。泥質紅陶。F15︰1,僅存豆盤。敞口,方唇,淺腹,平底。素面?趶25.4、殘高5厘米(圖二六,21)。H105⑥︰37,豆底座。豆盤殘缺。喇叭狀圈足,圓柱狀柄。素面,壁面修整刮抹痕跡明顯。圈足徑20、殘高12厘米(圖三○,14)。

  盤 夾砂紅陶。邊緣較薄,中間稍厚。H136②︰7,殘片呈弧邊三角狀。邊緣圓弧,微上翹。邊緣素面,稍靠中部飾籃紋。殘長14、殘寬10.4、厚1.4厘米(圖三○,11)。H156③︰17,殘片近長方形。邊緣素面,稍靠中部飾籃紋。殘長10.4、殘寬7.4、厚1.4~1.8厘米(圖三○,12)。

  碗 據口沿和腹部形態,可分三型。

  A型:敞口,方唇,小平沿,腹部微弧。H201③︰1,泥質紅陶。平底。外壁有豎向刮抹痕跡,底部飾交錯籃紋?趶16.4、底徑9.8、高4厘米(圖三○,1;圖三一)。

  B型:敞口,圓唇,斜腹。據口部不同,可分二亞型。

  Ba型:口沿外撇。ⅢT1105④︰5,泥質紅陶。斜弧腹,平底。底部飾壓印席紋?趶13、底徑6.8、高4.6厘米(圖三○,22)。

  Bb型:泥質紅陶?谛敝,斜腹,平底。ⅢT1304⑥︰1,外壁飾豎向刮抹形成的紋飾。腹部和底部分別制作后粘接而成?趶13.8、底徑7.8、高5.4厘米(圖三○,2)。H135︰8,素面?趶12.8、底徑6、高3.6厘米(圖三○,27)。

  C型:近直口,圓唇,弧腹。H240︰11,泥質紅陶,捏制。平底?趶8.8、底徑7.4、高3.7厘米(圖三○,21)。

  圓唇,束頸,圓腹,平底稍內凹?、腹之間有一圓柄狀單耳。素面?趶6、底徑3.4、高7厘米(圖三○,13;圖三二)。

  盅 捏制。據器形大小,可分二型。

  A型:器形較大。據口、腹部的不同,可分三亞型。

  Aa型:泥質紅陶。斂口,腹微鼓。F16︰12,圜底。素面?趶3、高4厘米(圖三○,10)。H125︰1,平底微弧。素面?趶3.4、底徑3.9、高3.4厘米(圖三○,9)。

  Ab型:近直口,深腹。F16︰13,泥質紅陶。平底微弧。素面?趶3.2、底徑2.5、高4.3厘米(圖三○,25)。

  Ac型:整體呈方柱狀,口底等大。H127︰1,泥質紅陶。素面。器身有煙炱痕跡。長3.5、寬2.5~3.2、高3.3厘米(圖三○,19)。

  B型:泥質紅陶。器形較小。平底。素面。H176⑥︰1,口徑2.2、底徑1.6、高2厘米(圖三○,16)。ⅢT1203④︰1,口徑2.8、底徑1.4、高2.8厘米(圖三○,26)。

  空足 數量較少,均殘。夾砂紅陶。素面。H186③︰1,扁空足。殘高4.4厘米(圖三○,18)。H231︰6,器表有煙炱痕跡。殘高4.4厘米(圖三○,20)。

  器蓋 數量較多。據整體形態不同,可分四型。

  A型:喇叭狀,頂部有一圓孔。H139︰4,泥質紅陶。素面?趶11.4、高4厘米(圖三○,15)。F14⑧︰6,泥質紅陶。器表飾籃紋?趶12.6、高3.4厘米(圖三○,17)。

  B型:夾砂紅陶。喇叭狀,頂部有一圓柄狀捉手。H154②︰1,已殘。器身及下唇口均有刻劃紋。器表有煙炱痕跡。殘高4.8厘米(圖三○,23)。H160②︰2,器身有一圓孔,飾刻劃紋?趶7.1、高4厘米(圖三○,24)。

  C型:夾砂紅陶。近圓餅狀,有一橋形鈕。H101②︰1,通體飾交錯繩紋。器身有煙炱痕跡。直徑11.8~13.2、厚1厘米(圖三○,3)。

  D型:圓錐狀捉手,下接圓柱狀柄,蓋身已殘。據柄部,可分二亞型。

  Da型:實心圓柱狀柄。H239⑨︰2,泥質紅陶。圓錐狀頂尖。素面。捉手直徑7.1、殘高7.8厘米(圖三○,8)。

  Db型:筒狀柄中空。F8門前堆積①︰8,泥質灰陶。圓錐狀頂尖,柄上有一對穿孔。素面。殘高8.8厘米(圖三○,5)。

  捉手 據整體形態不同,可分二型。

  A型:釘狀。H158⑤︰2,夾砂紅褐陶。頂部有兩圈刻劃紋。頂徑4~4.2、高4厘米(圖三○,6)。H167⑦︰1,泥質紅陶。素面。頂徑3.2、高3.2厘米(圖三○,7)。

  B型:頂部呈圓錐狀,下部呈柱狀。H101④︰2,泥質灰陶。直徑1~2.3、高4.8厘米(圖三○,4)。

  拍 據整體形態不同,可分二型。

  A型:近圓錐狀。F8︰1,泥質紅陶。已殘。實心。器身飾凌亂繩紋。底徑6、殘高4.8厘米(圖三三,3)。

  B型:泥質紅陶。拍上有橋形耳狀捉手。據拍面形狀,可分二亞型。

  Ba型:拍面呈圓形。H240︰3,泥質紅陶。捉手邊緣飾戳印紋。底徑7.9、高4.8厘米(圖三三,7)。

  Bb型:拍面呈長方形。H116①︰1,長6、寬6.4、高4厘米(圖三三,12)。 

  紡輪 據整體形態不同,可分三型。

  A型:整體略呈蛋形,頂部有一圓孔。H128︰1,夾砂紅陶。中空,平底。素面。底徑3.2、高5.8厘米(圖三三,6)。

  B型:整體呈截錐狀,中部有一圓孔。H154①︰3,夾砂灰陶。素面。頂徑2.4、底徑6.4、高2.5厘米(圖三三,10)。

  C型:圓餅狀,中部有一個圓孔。H240︰2,泥質紅陶。素面。直徑7.3~7.6、厚0.5~0.6厘米(圖三三,11)。

  刀 數量較多?煞秩。

  A型:刃部尚未制出。F16︰15,泥質紅陶。平面呈長方形。表面飾籃紋。長6、寬3.6、厚0.5厘米(圖三三,1)。

  B 型 : 刃 部 打制,側邊有一凹槽。H136②︰3,泥質紅陶。近長方形,中部有一單面鉆孔。表面飾籃紋。長8.2、寬4.7、厚0.4厘米(圖三三,2)。H101①︰4,泥質紅陶。近弧邊長方形,有一單面鉆孔,孔未透。素面磨光。長5.9、寬4.3、厚0.5厘米(圖三三,13)。

  C型:刃部磨制。H105③︰1,泥質紅陶;∵呴L方形,中間有一雙面鉆孔。刃部雙面磨制。表面飾籃紋。長5.6、寬3.5、厚0.6厘米(圖三三,8)。H201⑤︰2,泥質紅陶。殘存呈弧邊梯形,中間有一雙面鉆孔。刃部雙面磨制。表面飾刻劃紋。殘長5、寬3.5、厚0.7厘米(圖三三,9)。

  彩陶片 數量較少。泥質紅陶。器表飾粗橫條帶紋及細方格紋。H186⑮︰1,殘長2.5、殘寬2.5、厚0.3厘米(圖三三,4)。H130⑧︰1,殘長2.5、殘寬2.5、厚0.3厘米。(圖三三,5)。

  (二)玉、石器

  以石器為主,有少量的玉器和玉料。器類有刀、鏃、錛、斧、鑿、紡輪等。

  礪石 多為灰白色細砂巖。ⅢT1004③︰4,基本完整。近弧邊梯形,有三面磨制的臺面。長30.6、寬17.8、厚6.4~11厘米(圖三四,5)。

  石刀 數量較多。據整體形態不同,可分四型。

  A型:長方形,兩側邊緣內凹。F16︰5,灰白色砂巖。刃部雙面磨制。長10、寬4.8、厚0.6厘米(圖三四,12)。H124︰1,青灰色。打制。長8.1、寬5.3、厚0.6厘米(圖三四,14)。

  B型:長方形。H125︰2,青灰色。器身打制而成,器表有磨制痕跡。長10.5、寬5.8、厚1.2厘米(圖三四,13)。H158②︰2,青灰色。刃部雙面磨制。長9.7、寬5.3、厚0.8厘米(圖三四,11)。

  C型:長方形,中間有一穿孔。ⅡT0908⑥︰3,青灰色。刃部雙面磨制。長9、寬5.2、厚0.5厘米(圖三四,3)。H212④︰1,青灰色。刃部微內弧,雙面磨制。長8.3、寬4.3、厚0.5厘米(圖三四,6)。

  D型:不規則形。H156③︰2,青灰色。呈弧邊梯形,表面有雙面對鉆孔和單面鉆孔各一個,單面鉆孔未透。刃部雙面磨制。長5.2、寬3.3、厚0.4厘米(圖三四,7)。H240︰4,青灰色。呈三角形,中間有一雙面對鉆孔。刃部雙面磨制。長7.2、寬4.4、厚0.4厘米(圖三四,8)。

  石斧 雙面刃。H105⑥︰6,灰色砂巖。平面呈長方形。刃部打制。長7.2、寬7、厚3.5厘米(圖三四,9)。H187①︰1,暗黑色。頂端殘。殘存近長方形。刃部磨制。殘長9.5、寬7.3、厚3.4厘米(圖三四,1)。H102︰1,青灰色。頂端稍殘。殘存呈長方形。刃部磨制。殘長9.5、寬5.4、厚2.7厘米(圖三四,2) 

  石錛 整體細長。近長方形,雙面刃。表面磨制光滑。H155①︰1,青灰色。長15.4、寬4.3、厚2.1厘米(圖三四,4)。

  石鏟 H187③︰1,青灰色。近方形。頂端和刃部有煙炱痕跡。長12.1、寬10.1、厚1.5厘米(圖三四,10)。

  石鑿H130⑩︰3,黑色。長條狀。器表磨制痕跡明顯,刃部雙面磨制。長5.7、寬2.3、厚1.5厘米(圖三五,2)。F16︰3,黑色。頂端稍殘。長條狀,背面較平直。器表磨制痕跡明顯,刃部單面磨制。長4.7、寬2.1、厚1.2厘米(圖三五,8)。

  石鏃 數量在石器中最多。據整體形態不同,可分二型。

  A型:細長柳葉狀。兩側邊緣均磨制雙面刃部。據鏃身是否有棱,可分二亞型。

  Aa型:鏃身兩側有凸棱。H105②︰2,青灰色。橫截面近菱形。長3.8、寬1.1、厚0.2厘米(圖三五,4)。

  Ab型:鏃身無凸棱。H167④︰2,長3.9、寬1.3、厚0.2厘米(圖三五,9)。

  B型:較A型稍矮,三角形。兩側邊緣均磨制雙面刃部。H113①︰1,青黑色。長2.9、寬1.4、厚0.2厘米(圖三五,6)。

  石紡輪 ⅢT0905①︰1,灰黑色。已殘。圓餅狀,中間有一圓孔。直徑6.7、孔徑1.1、厚1厘米(圖三五,7)。

  石笄  H147②︰1,顏色灰白相間。已殘。扁柱狀。殘長3.3、寬1.1、厚0.7厘米(圖三五,5)。

  玉刀1件(H240︰6)。色微黃。已殘。不規則狀,中間有一殘缺穿孔。刃部雙面磨制。殘長4.6、殘寬2.5、厚0.3厘米(圖三五,圖三六)。

  玉錛2件。H101②︰3,器身一側青白色,一側暗黑色。頂端已殘。一側磨低形成斜面,刃部雙面磨制。殘長4.3、寬3.1、厚1.3厘米(圖三五,1)。H205③︰1,淺青色。通體磨制。兩側磨低形成斜面,單面刃。長5.3、寬1.6、厚1厘米(圖三七)。

  玉鑿1件(H134①︰2)。側邊稍殘。墨綠色。通體磨制。雙面刃。長8.6、寬1.8、厚0.7厘米(圖三八)。

  玉錐 1件(H160①︰1)。青色。磨制。柱狀,前端有錐尖。長3.5、寬0.6、厚0.6厘米(圖三九)。

  (三)骨、角、蚌器

  主要包括骨飾、釧、匕、鑿、錐、鏃、針和羊角、鹿角等。

  骨飾3件。乳白色,器身有兩道橫向的刻劃淺槽。F16︰2,長4.1、寬3.1、厚0.5厘米(圖四○,8;圖四一)。F16︰7,兩道淺槽未貫穿器身。長3.8、寬3、厚0.4厘米(圖四○,9;圖四二)。ⅢT1106③︰1,兩道淺槽近器身邊緣處各有一個鉆孔。長4.4、寬3.3、厚0.2厘米(圖四三)。

  骨釧1件(F16︰1)。乳白色。為骨釧的一部分。長方形,橫截面呈橋拱狀,兩邊有四個對鉆穿孔用于連接固定。長5.2、寬4.1、厚0.9厘米(圖四四;圖四五)。


  骨匕1件(H143⑪︰1)。乳黃色。刃部稍殘。通體磨制。長條狀,頂端有一雙面對鉆穿孔。長12.3、寬2.5、厚0.4厘米(圖四○,4)。

  骨鑿 雙面刃,刃部磨制。H138①︰3,基本完整。黃灰色。長13.5、寬2.4、厚1.5厘米(圖四○,2)。H219︰1,黃色稍偏白。長7.9、寬2、厚1厘米(圖四○,14)。

  骨錐 數量在骨器中最多。H154⑤∶ 6,灰黃色。前段近圓柱狀,尾端扁平。兩端均有磨制的錐尖。長10.8厘米(圖四○,3)。H186⑪︰1,淺黃色。體扁平,錐尖磨制。長11.5、寬1.3厘米(圖四○,1;圖四六)。

  骨鏃 淺黃色。鏃身磨制,尾部有鋌。H134①︰1,鋌較短。長5厘米(圖四○,5;圖四七)。Y1③︰1,鋌較長,鏃尖部已殘。殘長6.7厘米(圖四○,7)。

  骨針3件。通體磨制。頂端有一穿孔。H131⑥︰1,灰黃色。斜長形針孔。長6.7厘米(圖四○,6,:圖四八)。H130⑩︰2,米黃色。圓形針孔。長4厘米(圖四九)。H157①︰1,淺黃色,稍偏白。近圓形針孔。長2.7厘米(圖五○)。

  羊角 1件(H244︰2)。黃灰色。根部較直,角尖彎曲。長27.5、直徑2.5~4厘米(圖四〇,11)。

  鹿角 數量較多,多殘損。H159︰1,灰黃色。角尖分杈呈枝丫狀。長27.4厘米(圖四○,10)。H154⑥︰2,灰黃色。角尖分杈呈枝丫狀。長20.3厘米(圖四○,15)。

  蚌飾 數量較多;野咨。背部有一穿孔。H154④︰1,器身邊緣稍殘。長4.5、寬2.5厘米(圖四○,13)。H239⑨︰1,長4.6、寬2.5厘米(圖四○,12)。

  四、結語

  2015年度的發掘較2013年發掘面積大,所發現的遺跡現象也更加豐富,除2013年曾經出現的房址、灰坑外,還發現了窯址和墓葬,這為我們了解沙塘北塬遺址的聚落布局和社會功能提供了更加充實的材料。出土遺物的器類和器形與2013年發掘基本相同,以陶小口罐、大口罐、三耳罐、雙耳罐、單耳罐、甕、盆、尊、斝、豆、碗等為主,另有陶盅、器蓋、紡輪、拍、刀及石刀、鏃、斧等。不同之處在于陶刀明顯增多,陶碗和陶甕明顯較多,白陶增多,彩陶變少;動物角增多,出現骨釧、骨飾等器類;另外還發現部分玉器和玉料。陶器制作粗糙,部分陶器的口沿和底部都不甚規整、水平。從所出陶器來看,大多數小口罐的器身和器底是分別制作后粘結在一起。B型器蓋是在A型器蓋的頂部圓孔中裝入A型捉手后粘結而成,B型捉手應為Db型器蓋頂部的捉手。通過與寧夏隆德縣頁河子遺址龍山文化遺存 [2] 、甘肅天水市師趙村遺址第七期文化遺存 [3] 的出土陶器相對比,我們可看到沙塘北塬遺址的小口罐和這兩個遺址的夾砂侈口罐相似;沙塘北塬遺址大口罐口沿和頁河子遺址高領折肩罐口沿類同;單耳罐、三耳罐、斝、盆、器蓋等都可在頁河子和師趙村遺址中找到類似器形,但這兩個遺址所出陶鬲卻未見于沙塘北塬遺址,頁河子遺址的雙大耳罐在沙塘北塬遺址中也未發現。另外,沙塘北塬遺址出土的B型陶壺與關中地區西安市米家崖遺址A型陶壺 [4] 更類似,少量黑陶也應是受到關中地區的客省莊二期文化影響而出現。

  綜合以上特征,我們認為沙塘北塬遺址、頁河子遺址龍山文化遺存、師趙村遺址第七期遺存三者整體文化面貌基本類同,文化內涵比較接近,都屬于齊家文化早期文化遺存。

  附記:本次發掘領隊為樊軍。參加發掘的工作人員有寧夏文物考古研究所王曉陽、楊劍、韓海鷗、陳嘯,隆德縣文物管理所高科、魏軍林,吉林大學邊疆考古研究中心井中偉老師和魏凱、楊琳等研究生及王文丹、高小東等2013本科生,北京聯合大學蓋旖婷、彭媛等,中山大學馬偉,新疆大學黃海波、阿合坦·托魯洪。遺跡照片由井中偉、王曉陽拍攝,器物照片由邊東冬拍攝,線圖由徐永江和王曉陽繪制。此次發掘得到隆德縣文物管理所的大力支持,謹此致謝。

  執筆者:王曉陽楊劍樊軍

  注釋

  [1] 寧夏文物考古研究所:《寧夏隆德沙塘北塬遺址2013年發掘簡報》,《文博》2017年第6期。

  [2] 北京大學考古實習隊、固原博物館:《隆德頁河子新石器時代遺址發掘報告》,見《考古學研究》(三),科學出版社,1997年。

  [3]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師趙村與西山坪》,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99年。

  [4] 陜西省考古研究院:《西安米家崖——新石器時代遺址2004~2006年考古發掘報告》第354~357頁,科學出版社,2012年。

  本文出自《考古》2018年第5期,4-23頁。

版權所有:寧夏回族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所 技術支持:山西云漢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地址: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利民街121號 郵編:750001 聯系電話:0951-5014363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ADD:Ningxia Institute of Cultural Relics and Archeology
No.121,Limin Street,Xingqing District,Yinchuan City,Ningxia Hui Autonomous Region,750001,China

TEL:0951 5014363    FAX:0951 5035563    E-mail:[email protected]

備案號:寧ICP備16001783號-1 寧公網安備 64010402000777號

pk10全天二期人工计划